专家观点

浅谈绘画风格

2019-11-23 00:00:00 来源:国家非物质文化网

 对绘画者而言,绘画风格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容回避,当看到目前的一些画家们总希望尽早地寻求到自己的风格时,我更感到对这个问题决不可等闲视之。这些年来,一直从事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工作,对风格问题的思考一直伴随其中。   
       绘画风格,是一个画家艺术创造的痕迹。任何一个画家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必须经历学习和创造两个阶段的不断转换创新才能形成。谈到风格的形成,自然而然会涉及到继承与创新这个老话题,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已成共识,毋庸赘述。这里,只想说一下20世纪对中国传统造型样式变革最大的徐悲鸿。他经过8年的留法学习后,于1927年回国主持中央大学艺术系的教学工作,开始全面实施用西洋写实观改造传统中国画,用“新七法”代替传统经典的谢赫“六法”,“独持偏见,一意孤行”,影响之大,甚至波及到当今中国美术院校的中国画教学。就是这样一位大革新家也非常重视传统的继承,从他早年的“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可采入者融之”的变革方案中可见一斑。另外,他一生提倡“写实”,提倡“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并且严格要求其学生身体力行,但他最欣赏的画家齐白石、傅抱石、张大千等,却都不会画西洋写实素描。还有他对那件用几幅古代精品和自己的十几幅力作从华侨手中换来、抗战时期在重庆丢失、让他大病一场、后来又失而复得,上面盖有“悲鸿生命”印章的宋人作品《八十七神仙卷》的格外珍爱,这些足以看出徐悲鸿骨子里那股难以泯灭的民族情感和对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钟情。可见,对传统的继承是每一个画家必须重视的基本课题,对传统的继承,除了对民族精神的继承外,也要继承画面程式和笔墨技巧,没有最基本的笔墨语言和表现技巧,对客观事物的感受就算再独特,也无法表达出来,而对客观对象的精神和灵魂的深入把握更是无从谈起。这样,还有什么艺术创造呢?还谈什么艺术风格呢?   
       我很赞赏老舍先生在评价傅抱石绘画作品时所说的话,他说:“我喜欢一切艺术上的改造和创作,因为保守便是停滞,而停滞便引来疾病。可是艺术上,似乎有一样永远不能改动的东西,那便是艺术的基本力量。假若我们因为改造而失掉这永远不当舍弃的东西,我们的改造就只虚有其表,劳而无功。”进而他认为傅抱石的绘画“不是美的装饰,而是美的原动力”。老舍这里所说的“美的原动力”,显然可理解为中国画艺术传统中最具内涵的那一部分。事实上我们很难说对传统中国画的理解如何的到位。看似越简单的问题做起来却往往很难,平心而论,若是我们能有沉潜和痴迷的状态,肯在学习古人精华方面和笔墨当随时代上下功夫,在艺术创作上一定会有所收获,其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也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事。   
       绘画风格的形成不仅是靠一味地“画”,而是要靠“养”,即内涵和修养,也就是说它不是凭空而来,或是短时间的一蹴而就,不是有意地“造”出来,风格不可能预先设定,它只能自然形成,是艺术家生活阅历、文化素养、思想情感、品格操守包括天赋禀性等因素在绘画作品中的自然显现,是画家本人的笔墨化,是艺术家气质的真实流露,这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真正的艺术家也从来不会为形成具体的风格而创作,他只是要把内心的感受和情绪表达出来。也许他觉得在艺术创作中,心灵和情感的表露更为重要,而不是所谓的风格。个人风格的形成绝不应该成为艺术追求的终极目标。   
       有些画家认为自己已经确立了自己的“风格”,但从具体的创作实践来看,风格的形成何其难也。中国画作为最能体现中国民族精神的艺术门类之一,它是如此的博大精深,我们又怎么能心存侥幸。没有长期的实践积累,必然会笔下单薄,缺少表现力,没有内涵,更谈不上形成什么风格了。假如,对传统中国山水画作一个深刻的反思,在发现其博大精深,令后人叹为观止的同时,我们也不难看出,在元、明、清600年里,不少画家只是在玩“搬山头”的游戏而已,也就是常将山石、树木、河流、舟舍等变换一下位置。这是多数画家惯用的手法。尽管历代山水画家个体都有与其他时代、其他人不同的风格样式,但这种风格样式从总体上说,终不能产生质的变化。   
       黄宾虹先生在世时常说:“画家不要出脱太早,不能过早地形成自己的风格,你的风格一旦形成,再否定这个东西就难了。”他说华新罗人很聪明,笔墨也不错,也画山水画,但出脱太早,以致限制了他的发展。可见,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固然是重要的,但摆脱其局囿而为自己的风格不断推向新的境界则更为重要。大器晚成的黄宾虹,是典型的学者型画家,他把一辈子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吃透中国的文化精神、谙熟艺术的原理法则及其发展变化规律、全面提高文化艺术修养上,真正做到了“养成大拙方为巧,学到如愚始见成”,从而在绘画艺术上自成一格,独树一帜。   
       在我看来,真正能塑造“风格”的个体必须是能够吸纳千古艺术之精华,吞吐宇宙万物之烟云的人。尽管我们很难达到这种高度,但不妨以此种高度为毕生追求的目标,将艺术创作中的阶段性目标与整个艺术人生的追求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创作出真正具有风格特。
国家非物质文化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gjfwz.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关东店大街9号-05号
电话:010-59414542、15311546545
电子邮箱:gjfwzwh@163.com 邮编:100020